|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Work with all your cloud files (Drive, Dropbox, and Slack and Gmail attachments) and documents (Google Docs, Sheets, and Notion) in one place. Try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for free. Now available on the web, Mac, Windows, and as a Chrome extension!

View
 

17

This version was saved 7 years, 11 months ago View current version     Page history
Saved by 徐智俊
on January 3, 2014 at 1:38:13 am
 

鄒瓊美:17 語言與地域

    本周探討「臺灣原住民族語言學習規劃之我」由黃美金老師所發表。原住民的語言教學遇到的瓶頸不外乎師資與教材的問題,臺灣原住民人口原本就不是很多,至20088月止,經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認可的計有14個族群,原住民語和早期的閩南語或稱臺與情形相同,語言流失的問題亟待復振,然而教材的編輯經過專家學者及各相關機關等,耗費相當時間及金錢來編輯,然而有時遇政策因素而無法採用,實為可惜。另一方面小學鄉土語言的課程是乎也有檢討的空間,本文認為光靠政府規定的授課時數來學習原住民母語,是乎稍嫌不足,應該加入家庭及部落的學習以提振學習的效果。

    至於師資方面作者認為應從三個方向著手,包括正規師資、在職教師進修、非教師體系短期訓練等培訓。本文作者黃老師將這三類的師資來源,其應該所修習的課程學分,做了詳細的規劃。

    過去政治因素造成語言流失已成事實,目前能夠挽救的除了正規學校教育之外,總體學習環境之營造也應刻不容緩的執行,以期達到多語、多言、多文化的社會。

    相對臺灣目前正在形成新一波移民潮,由東南亞各民族及中國大陸

許多民族,因為通婚的關係慢慢匯集於臺灣這塊土地,我認為在地文化須保留,外來文化也應尊重,幾代之後融入本土發展成新的文化,形成一股新的在地文化,這也是當局應一併納入規劃,據我觀察目前為止,臺灣政府有注意到外配這一塊人群,也有在推行多元文化教育,針對不同外來族群協助融合及教育,甚至包含下一代在內。

 


徐智俊   噶哈巫 KAXABU的困境與轉機

 

        認識噶哈巫是因為潘寶鳳同學,她的外婆住在埔里,因而認識這個族,分做四個部落眉溪四庄(牛眠山(Baisia)、守城份(Suwanlukus)、大湳(Kalexut)、蜈蚣崙(Tauving)))則為噶哈巫族。這個族從東勢、新社及石岡遷徙過來,這些地區現在是大埔腔客語區,也就是說,客家人掠奪了他們的祖居地,遷到現址,這裡原本是邵族獵場。 時間大約是十九世紀中。

 

      這幾年噶哈巫奮力地要復振自己的族群和文化,遇到的困境有,傳統學術上,將噶哈巫歸做巴宰Pazeh亞族 ,然而李壬癸老師卻在其論文中宣告巴宰已經是死語,沒有人會說了,那矛盾的是,我看見噶哈巫許多長輩仍在說噶哈巫語,李老師的研究出現了問題;第二,因為仍有耆老族人在說,所以當務之急是傳承這個語言。這是與時間賽跑。

       十二月十四日我去參加了,噶哈巫過番年,也記錄了走標(mata 過年賽跑),許多鄉親來參加,晚上,燒起營火耆老講故事,感覺很好,老人家彼此用閩南語和噶哈巫語交談,對我們又改說華語。這算是困境嗎?

 

        但轉機是今年活動辦得很成功,尤其是西拉雅族得到台南市政府正名,給他們很大的鼓勵。噶哈巫與字典也將於2014年完工。今年暑假一定要參加他們的語言營隊。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